那是必然的邵梓航嘿嘿的笑道不击来救你的小情

比埃尔霍夫笑的有点尴尬:“当然,当然不会,我喜欢两情相悦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架飞机已经冲天而起,朝着华夏的南方大地翱翔而去。
 
    “这就是你所说的两情相悦?”
 
    坐在头等舱中,苏锐在十分钟之内就看到比埃尔霍夫已经给三个空姐递了纯白金打造的名片。
 
    这个家伙不缺钱,名片全部都是白金闪闪的,毕竟对于他来说,钱已经足够多了,但还有着无穷无尽的妹子等着他去征服。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比埃尔霍夫的这种名片具有极其强大的杀伤力,一般稍微有点物质欲望的姑娘都会抵抗不住的。
 
    在把名片送到空姐手中的时候,比埃尔霍夫还一脸真诚的说道:“美丽的姑娘,希望有时间能和您共进午餐。”
 
    看着比埃尔霍夫还算不错的长相,以及身上那些明显是大师级手工定制的休闲装,空姐有点被这个低调之中透着奢华的男人给弄的目眩神迷了,她微微的笑了笑:“很荣幸,谢谢您。”
 
    等到空姐离开之后,比埃尔霍夫转过脸,对苏锐眨了眨眼睛:“这叫广撒网,总会有一两个重量级的美女上钩的。”
 
    这货真是不缺钱,一张白金名片的造价至少得在好几万人民币以上,这还是批量生产的价格,一般人可负担不起。这泡妞方式真是学都学不来。
 
    一天要是送出去十张名片,那可就是价值小一百万了,可对于比埃尔霍夫而言,这就是再多钱也买不来的乐趣。
 
    “什么广撒网,我看你这纯粹叫流氓行为。”苏锐喝了一口矿泉水。
 
    “我这可不是流氓,因为我并没有任何强买强卖的行为。”比埃尔霍夫有点得意的说道:“用你们华夏语来说,这应该叫做——雅痞。”
 
    雅痞?
 
    听了这两个字,苏锐嘴里的一口矿泉水差点没喷出来。
 
    果然,比埃尔霍夫的话并不是虚言,至少在收了白金名片之后,那三个空姐对他的服务非常的到位,嘘寒问暖的。
 
    当然,比埃尔霍夫倒也是完全没有趁机占对方的便宜,而是表现的彬彬有礼,让那几个空姐对他的好感更加的强烈了。
 
    “不要脸。”苏锐看似在睡觉,但是嘴里却吐出来一句。
 
    “脸是什么?很值钱么?”比埃尔霍夫又笑眯眯的反问了一句。
 
    苏锐懒得再跟这流氓搭话,而是开始闭目养神了。
 
    两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了。
 
    苏锐和比埃尔霍夫走下了车,已经有五辆法国ds的suv等在了机场门口。
 
    其中三辆是比埃尔霍夫安排的,两辆是苏锐这边的,而邵梓航则是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
 
    “这么有默契,两边安排的车子都一样。”比埃尔霍夫说道:“亲爱的阿波罗,这难道是我们的默契?”
 
    “这只能说明,这个ds6在这里卖的特别好。”苏锐直接打断了比埃尔霍夫套近乎的想法:“用不着采用这种方式给我拉近关系。”
 
    苏锐用手指了指,那三辆比埃尔霍夫一方的ds6皆是挂着临时牌照,明显是刚刚才买的。
 
    “我这是友谊,友谊。”
 
    比埃尔霍夫闷声闷气的强调了一句,然后便钻进了车子里面。
 
    苏锐并没有上比埃尔霍夫的车,而是和邵梓航坐在了一起。
 
    比埃尔霍夫看着苏锐居然坐在副驾上,顿时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个太阳神,真是没有一点大神的样子,身份尊贵的人难道不该坐在后排吗?”
 
    说到这里,比埃尔霍夫瞪了驾驶员一眼:“下次,下次必须要在车厢里给我弄个漂亮女人,明白吗?”
 
    这会儿他的某种瘾又开始犯了。
 
    驾驶员讪讪的答应了,不过他们对于华夏也是初来乍到的,除了那种做特殊服务的,他们到哪里去给老大临时拉个女人来?
 
    这个时候,苏锐对邵梓航说道:“军师来了吗?”
 
    “军师已经在翠松山的山脚下等着了。”邵梓航看了看时间:“我们至少要在高速公路上狂奔三个小时,然后在国道上开一个小时,才能抵达翠松山区域。”
 
    “真是够远的。”苏锐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次可能要有一场硬仗,通知咱们的人做好准备。”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苏锐笑了一下:“不过有军师在,这些事情完全不需要我们操心的。”
 
    “那是必然的。”邵梓航嘿嘿的笑道:“不过大哥,这次咱们重兵出击来救你的小情人,你事后可得请我们喝酒啊。”
 
    重兵出击救小情人?
 
    听了这话,苏锐的脸上顿时满是黑线。
 
    “瞎扯淡,她和我并不是那种关系。”苏锐无奈的说道。
 
    “就算现在不是那种关系,但后期肯定会发展成那种关系的。”邵梓航的笑容让苏锐觉得十分蛋疼。
 
    “尼玛,我是那种人吗?”
 
    苏锐说完了这句话,顿时觉得有点理亏——从过往来看,他在很大的概率上还真是那样的人。
 
    六辆ds6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奔,场面很是惹眼,苏锐看了看手表,并没有多么的担心,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估计夜莺也快要和比埃尔霍夫的手下接上头了,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就能够得知她的真正决定了。